<noframes id="t9zj9"><form id="t9zj9"></form>
<noframes id="t9zj9"><form id="t9zj9"></form>

    <form id="t9zj9"></form>

    <noframes id="t9zj9">
     
    中國小麥網QQ群:74323887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供求信息 聯系方式
    小麥,小麥價格,河南小麥價格,國內小麥價格,優質小麥價格,河南小麥,玉米,玉米價格,河南玉米價格,國內玉米價格,玉米行情,小麥種子,玉米種子
    小麥價格玉米價格面粉價格小麥資訊玉米資訊行情分析期貨信息業界動態農情氣象種植信息
    本網首頁供求信息糧食競拍行業政策行業會議購銷幫助糧油資料會員注冊企業動態套期保值
       ◆ 位置:中國小麥網 -> 小麥市場調查

    2020年小麥產區調研報告 
    http://www.xiaomai.cn    2020-06-15     中國小麥網

      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發展面臨的風險挑戰前所未有。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全球經濟再度陷入低迷,國際關系復雜多變,國際糧食貿易的不確定性和風險性大為提高,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廣東作為我國最大的糧食主銷區,最重要的糧食國際貿易港口,領先的飼料生產大省,有著深刻的感受。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手中有糧、心中不慌,這在任何時候都是真理。新形勢下,我們更需要強化底線思維。同時,各級財政過緊日子的時下背景,又要求我們進一步充實儲備數量,優化儲備結構,提高輪換效益。這對儲備企業來說,既是壓力,也是動力;是挑戰,也是機遇。

      廣東省地方糧食儲備數量全國第一,是原有規模的2倍有余,小麥占比約40%。隨著這些小麥陸續輪出,廣東市場供應量明顯增加。一方面,由于初期作為儲備的小麥多為國產普通等級,加劇了結構性供需失衡,輪換價差擴大。根據我中心交易數據,近年小麥新舊糧輪換價差普遍達到了400-500元/噸以上,導致小麥繼早稻之后,成為新的輪換難的品種。不過,在各級儲備企業的不斷探索和積極應對下,當前廣東小麥的儲備模式已經有了實質性的優化和升級,從原來的僅滿足儲備基本指標要求,轉向滿足市場指標要求,從生產導向發展到需求導向。反過來,儲備作為一個舉足輕重的需求主體,也倒逼著優質生產效率的提高。

      交易中心作為糧油交易、產銷銜接以及信息發布平臺,一直致力于發揮客戶和信息匯聚的優勢。自2018年始,交易中心連續兩年組織產銷對接、產區調研等活動,并撰寫專門的調研報告,促進儲備結構升級,避免小麥陷入早秈稻的輪換困境,取得了一定的成效。2019年我省小麥全年輪換平均價差為280元/噸,同比大幅下降120元/噸。儲備企業積極尋找適銷對路的品種,2019年優質麥(濟南17、新麥26等)的采購比例同比大為提高,有助于縮小輪換價差。事實上,優質麥的輪換價差確實小于普通麥。2019年國產優質麥采購均價2628元/噸,國產普通小麥采購均價2539元/噸。銷售方面,前者較后者高出89元/噸,但銷售方面,普麥僅有2200元/噸,優麥達到2610元/噸,如此一來,優質麥的輪換價差僅為-18元/噸,普麥卻達到-339元/噸。如果存儲的是進口麥,大多還有不俗的輪換“利潤”。去年中山、天河等委托方根據產區調研心得,鎖定特定品種,取得了一定的輪換效益。根據企業經驗,優質麥在采購的時候每斤高出3-5分錢,但輪出的時候很可能會多賣出1-2毛錢,這和我們數據反映的基本一致。

      今年在新老問題交織、新舊矛盾交疊的復雜形勢下,交易中心充分發揮“產銷銜接”平臺和高附加值服務功能,由王濤副總經理帶隊,8家小麥儲備企業和有關部門代表參加,組成了一行16人的考察團,于2020年5月31日至6月7日先后前往江蘇、山東、安徽、河南四大小麥主產區進行了實地調研,途徑南京、靖江、南通、鹽城射陽、連云港灌云、棗莊臺兒莊區、宿州蕭縣、淮北、商丘永城、開封、鄭州等地。期間,考察團與江蘇農墾農發、江蘇華穗、南通裕豐、安徽糧食批發交易市場、山東糧食交易中心、臺兒莊區糧食儲備中心、開封糧食集團、河南省糧食交易物流市場等單位就當地小麥主要種植品種及生產情況、品種結構、生產模式、價格走勢、最低收購價政策、物流等主題進行了充分的交流和探討。同時,沿途察看了小麥的生長、收割情況,現場參觀了江蘇糧食集團靖江糧庫、蘇墾農發臨海農場、云輝農業萬畝良種基地、宿州蕭縣某糧庫、永城市新全糧庫、華冠面粉、開封市地下糧庫等生產種植基地、糧食儲存和加工單位。

      本次考察調研活動得到了調研地區相關企業的大力支持,獲得了廣東小麥儲備企業全程配合和一致認可,在此表示衷心感謝!

      一、生產情況

      1.產量整體預計較去年略減,但屬于正常年份

      就調研情況來看,四省均表示今年有不同程度的減產,不同區域差異較大。但由于去年的產量非常可觀,可謂近十年的高位,因此今年與去年相比產量整體雖有所下降,局部地區降幅較大,但總體還是屬于正常年景。

      區域產情差異較大。江蘇省反映苗情比較好,產量較去年持平略減。據江蘇省糧油物資儲備局信息,如果后期天氣正常,今年江蘇夏糧總產超260億斤(1300萬噸),與去年基本持平,仍是豐收年份。受暖冬氣候影響,今年小麥生育過程較常年提早5-10天。山東省表示由于去年是產量的一個峰值,今年5月份遭遇冰雹影響,略有減產,6月預計還有冰雹,產量的不確定性增加,調研期間看來總體影響不大。安徽省預計今年小麥仍屬于豐收年,較去年略有減產。據省糧食和物資儲備局介紹,今年小麥種植面積4300萬畝,產量1680萬噸,實現十七連豐,基本已經收割完。河南總體反映進入收割期之后,產情較市場前期預判樂觀。去年河南小麥大豐收,產量達到3745萬噸,正常年景為3500萬噸,今年可以達到正常年景的水平。其中豫南受干旱影響減產較為嚴重;豫中和豫東地區整體產量不錯,畝產能達到1100斤左右。

      2.小麥質量為近年最好水平

      調研地區普遍表示,今年小麥質量比早期市場意料要好,是近幾年,甚至近十年、二十年以來難得一見的好年份,僅江蘇部分地區表示質量略差于去年。由于麥收時期天氣晴好,質量優于去年的好年景,水分少、容重高(800單位以上較為普遍)、筋度高。據南方小麥交易市場調研信息,今年全國優質麥種植比例進一步提高,結構進一步優化。安徽優質麥種植面積超過一半,達到2300萬畝,河南優質麥種植面積達到5200萬畝,超過6成。今年小麥質量好,優質麥供應充足。江蘇部分地區表示品質略遜色于去年。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江蘇部分紅麥種植區出現腥黑穗病的情況。山東地區表示當地小麥質量好,容重基本達到800以上,面筋高。安徽省糧食和物資儲備局表示,安徽今年優質麥種植比例達到2298萬畝,占比58.4%,根據省質檢所報告,三等以上占91.2%,嘔吐毒素小于1000,面筋值達到30以上(2019年在28左右)。現場調研的蕭縣糧庫表示,面筋值30多,總體質量好。在產銷對接會的“云看糧”展示環節中,大多庫點收購的小麥容重達到800以上,或接近于800,水分在12左右。

      河南的質量也是近年最好的。調研反映,可能是歷年來最好的年份之一,僅次于2012年的光景,基本以二等和一等麥小麥為主,二等占1/5,一等占4/5,很難找到三等的。河南是全國最大的小麥主產省,種植面積穩定在8500萬畝左右,產量占全國的四分之一。今年普通小麥的面筋普遍達到35,豫南地區的面筋值在32左右,部分地區甚至達到38-40,容重也在800以上,可謂“不可思議的好”。

      二、政策分析

      這次疫情使得糧食安全的重要性進一步被提高,列入“六穩六保”工作的關鍵一環。但鑒于當前的復雜形勢,糧食安全政策既要保障農民收入和生產積極性,促進各級儲備的充實,又要穩定市場,而這兩個不同的政策目標導向不同的調控方式,對小麥市場形成多空交織的影響。

      一是各級儲備收購積極性較高,敞開收購充實庫存,保障農民收入。近日,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發布通知,突出抓好政策性收儲和市場化收購兩方面的監管,確保夏季糧油收購工作順利進行。因此,調研的省份均表示,目前要提高政治站位,確保夏糧收購,各級儲備的政策性收儲積極性高,省有關糧食主管部門、農發行、中儲糧等多單位均做好準備工作,備足資金,不會出現“賣糧難”的問題。山東地區表示,疫情期間中儲糧輪出了2018/2019年產的小麥,今年剛性補庫需求較大。

      二是國家調控空間大,仍將堅持“托底不托市”的原則。2020年小麥最低收購價保持2019年的水平不變,為1.12元/斤(三等)。受到疫情影響,這一政策市場化改革的進程或會被延后,未來幾年內仍將維持托市收購。不過,今年首次限定了3700萬噸的收購總量,雖然從近年的收購數量看,很難達到限定總量,但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國家“托底不托市”的理念,即僅提供價格運行的底部支撐,而不是要主導市場,推動整個行情往上走。加上疫情期間糧食市場出現了較大的波動和局部的“搶糧”現象,穩定價格將是今年政策調控的重點之一。

      三是倉容緊張或影響托市進度。部分地區反映倉容有限,將成為今年托市收購開展的一個影響因素。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5月下旬,國家臨儲小麥剩余庫存數量8731萬噸,同比增加1576萬噸。這意味著今年國內主產區小麥最低收購價收購面臨的倉容壓力較大。具體來看,江蘇整體倉容情況比較寬松,局部緊張。山東地區表示,目前各級儲備都相當充實,受疫情影響,今年一季度我國財政收入明顯減少,在財政吃緊加上倉容緊張的情況下,預計今年托市量在1400萬噸左右。安徽省糧食和物資儲備局表示,今年啟動托市的倉容問題突出,局部地區缺口50萬噸以上。

      整體來看,今年各地繼續啟動小麥最低收購價政策的可能性較大,但受政策因素、市場因素和倉容較為緊張的影響,收購量普遍預計不超過2000萬噸。

      三、市場特征

      調研企業表示,今年市場多方主體博弈,導致小麥行情錯綜復雜。一是產區銷區價格走勢背離。上半年小麥產區漲勢較為迅猛,集中在四月上旬至5月初期。這波行情由華北地區帶動,一方面受疫情影響,大部分地區的面粉需求都有所增長,開工率回升,貿易商入市積極性較高。另一方面則因為區域和結構供需不平衡所致,雖然總體庫存充足,但市場流通的小麥并非全部都符合加工廠需求,導致階段性、區域性短缺。上半年,江蘇、河南等地的臨儲小麥成交均同比大增。據河南省糧食交易物流市場介紹,今年1-5月,該市場糧食成交量415萬噸,其中小麥227萬噸,稻谷148萬噸,這是自2014年以來同期成交量最高的一年。而相比較之下,廣東銷區小麥走勢平穩,市場購銷不溫不火。由于進口小麥“大軍壓境”,加上廣東各級儲備小麥輪換的“剛性”,廣東小麥銷售不暢,以專用粉為主的面粉廠并不擔心供應問題,在開工率不高的情況下,邊銷邊采。

      二是農民惜售心理與面粉企業之間也形成了一種博弈。一方面,今年普遍反映農民惜售心理很強。疫情的出現令社會一度產生缺糧的恐慌心理,農民這些年來存糧少的局面或有可能被改變,產區農民將一定程度上增加家庭存糧;另一方面,上半年玉米價格的大幅上漲,導致農戶認為存糧待售會有更好的行情,因此今年三省均表示農民惜售心理明顯強于往年,尤其山東表示,當前市場流通糧源甚為緊缺,都在等托市。加上今年經濟受疫情打擊大,老百姓就業壓力大,回流農村的務工人員多,收入減少,期望著后期價格能夠再漲上去,在“賣跌不賣漲”的心理下,惜售待市。而貿易商和面粉企業的采購積極性存在著區域差異。山東地區表示,當前面粉企業的采購積極性較高。因為疫情期間產區的面粉企業開工率都比較高,企業也賺了錢,在全球疫情仍不明朗的階段,對新糧采購積極性較高。而貿易商同樣因為上半年玉米大漲盈利樂觀,更有資金實力去收購。河南地區則表示,由于今年小麥質量很好,加工廠寧愿提高2分錢/斤去采購新麥。江蘇地區則表示,當前制粉企業理性克制,一則因為前期需求大,一定程度透支了后期的消費,現階段開工率僅為四成,二則收購價格如果抬得比較高,在今年整體環境不好之下,經營壓力大。總體而言,與農民一致惜售的心理不同,采購主體對后市的看法存在分歧,市場將存在多方博弈,多種因素交織,錯綜復雜,這種環境做貿易風險較大,充滿變數。

      四、進口影響

      市場預期今年我國小麥進口將達到歷史高位。國家糧油信息中心預計2020/2021年度我國小麥進口量為500萬噸,同比增加100萬噸。根據海關數據,1-4月份我國累計進口小麥163萬噸,同比提高30.7%。部分市場人士表示,今年我國小麥進口量或接近于900萬噸的國有配額水平,這將較去年增加200%。前期市場預測全國小麥進口400-500萬噸,已屬近年高位。如果市場人士信息準確,那么將對小麥市場形成較大的沖擊,壓制價格。由于加麥等專用麥的市場容量有限,進口量大,即便降價也不一定會增加更多需求,所以今年會加大一些低端品種的進口比例,如硬紅冬麥,這就會直接與國產麥形成競爭。企業進口壓貨多,加上面粉產能過剩,自然也會減少國產麥的采購。

      不過,進口方面仍存在很強的不確定性,中美關系的變局將隨時導致進口格局的變化,還會影響到中加、中澳等國際貿易形勢。

      五、價格行情

      1.收購價普遍高開

      總體而言,今年政策性收儲和部分地區貿易糧的收購積極性都比較高,而產量一定程度減少和農民惜售,存在階段性供需矛盾,加上質量普遍較好,推升今年小麥開稱價,較去年提高3分錢/斤左右。其中,山東棗莊地區開稱價偏高,在1.08-1.1元/斤之間;安徽地區收購價折合三等在1.08-1.11元/斤之間,大部分地區價格低于托市水平,預計6月中旬會啟動最低收購價(安徽已于6月10日啟動)。江蘇地區相對較低,三等普麥在1.05-1.08元/斤,據市場反映當地普遍低于托市價格開稱收購,促使托市啟動。河南目前糧食經紀人小麥收購價在1.05-1.08元/斤之間,豫南符合最低收購價標準二級小麥裝車價不超過1.10元/斤,一等麥收購價1.13-1.14元/斤。

      2.后市或趨于平穩

      最低收購價的啟動和收購情況影響后市走勢。總體而言,市場價格仍將在最低收購價構筑的底部和臨儲拍賣價形成的頂部之間運行。最低收購價啟動之前和啟動初期將保持高位運行,或有一波上漲行情。現階段農民強烈的惜售情緒和今年小麥的好質量推升價格上漲,有較大的可能會出現短暫的階段性缺糧導致的行情。如果價格繼續高開高走,最低收購價難以啟動,加上國家以穩為主,持續拋售庫存,則后期價格會趨穩。如果啟動最低收購價政策,收購的規模在2000萬噸左右,價格會在1.12元/斤的最低收購價略上方波動。一旦超過這個規模,那么市場流通糧源會偏緊,則后期價格仍有上漲空間。但還要考慮國家尚有8700多萬噸的政策性小麥待投放,2290元/噸的銷售底價(加上一定出庫費用等)也將成為未來市場行情運行的“天花板”。據市場測算,按當前底價,用糧企業競買后,競買價格(≥銷售底價)加上出庫、運輸等費用,構成了企業的購糧成本,初步估算在2420元/噸上下。高出這個價格范圍,托市糧將對新糧形成較為明顯的壓力。

      南方小麥市場表示對后市持謹慎態度,政策市仍是主要特征。國家庫存較多,調控空間大。且需求較之前期有所趨弱,當前開工率僅有4成,加上進口沖擊,難言樂觀。山東地區認為,目前農民和市場主體處于一種僵持和博弈的狀態,后期走勢主要看托市情況。河南省糧食交易物流市場則認為,今年存在兩難,一是收購難,農民惜售嚴重,如果屆時托市收購量不多,鑒于今年小麥質量好,加工廠寧愿多加2分錢/斤提價收購新糧,而不一定選擇臨儲輪換的陳糧。去年河南托市結束后價格穩定在1.18元/斤的水平,今年或將在1.2元/斤左右。 來源:廣東華南糧食交易中心


    編輯:



     >> 相關文章
     
     >> 小麥價格信息

      返回本站首頁

    網站服務電話:0393-8123777 ;15039390025
    Copyright2005 Www.XiaoMai.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小麥網所載信息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據此入市,風險自負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飞爱网